首页 >> 115万>> 男童车祸送医院救治后被感染艾滋病家人索赔115万法院判40万

男童车祸送医院救治后被感染艾滋病,家人索赔115万,法院判40万

乙图

发布时间:19-12-0112:33

12月1日是世界艾滋病日,国家卫健委11月30日发布数据显示,2019年1——10月,全国共检测2.3亿人次,新报告发现艾滋病感染者13.1万例,新增加抗病毒治疗12.7万例,全国符合治疗条件的感染者接受抗病毒治疗比例为86.6%,治疗成功率为93.5%。截至2019年10月底,全国报告存活艾滋病感染者95.8万,形势依然不容乐观。图为出租房里的张小宝。

说起艾滋病的传播,很多人都知道通过母婴、血液和性生活三种渠道传染。在日常生活中。这三种渠道都是可以预防的,比如母婴隔断技术、戴安全套等预防艾滋病,至于血液传染预防则更加容易,然而如果说因为到医院输血,结果被感染艾滋病是不是很崩溃?图为张小宝和妈妈李云。

今天小编跟你讲述一个小男孩因为车祸输血被确诊感染艾滋病。更让孩子父母崩溃的是,孩子治疗的五家医院没有一家承认是自己的责任。最后孩子母亲一怒之下将几家医院告上法院,索赔115万,法院一审只判赔40万,几家医院都不服,而艾滋病阴影将笼罩孩子终生。图为张小宝和妈妈李云。

故事得从2014年说起,2014年1月3日下午4点半,湖南省张家界市桑植县一年级学生张小宝(化名)放学后在一处上坡转弯处,被一辆拉满石料的拖拉机撞伤。经鉴定,张小宝尿道断裂,直肠会阴损伤,盆骨骨折,重伤二级。随后被送到了桑植县医院包扎,当天送往张家界人民医院救治。图为张小宝和妈妈李云。

病历记录显示,入院前,张小宝无外伤史,手术史,输血史。2014年1月4日的检验报告单显示血清样本的检测项目“人免疫缺陷病毒抗体”结果为“阴性”,意味着张小宝未检查出艾滋病。图为商场里玩耍的张小宝。

之后,张家界人民医院给张小宝做了手术,1月4日、5日,医院两次为张小宝输入四袋O型RH阳性血,血液分别来自四名献血者,血液均由张家界中心血站提供。第二次输血的时候,李云已从外地赶回医院,目睹了儿子输血的过程,“血液深红色,装在像葡萄糖输液袋一样的袋子里”。护士还给张小宝输入了人血白蛋白,生产厂家为山东泰邦生物制品有限公司。图为张小宝和妈妈李云。

此后,为了尿道和直肠修复,李云带着小宝先后在张家界市人民医院、湖南省儿童医院、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南院做手术治疗。除2014年1月因车祸入院外,自2014年4月至2015年6月期间,张小宝先后在湖南省儿童医院住院1次、张家界市人民医院住院3次、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南院住院3次,并在长沙、上海等地接受手术。图为张小宝和妈妈李云。

2015年6月29日,张小宝第四次入住张家界人民医院,医生对张小宝进行人体免疫缺陷病毒抗体检查结果为待复查。孩子妈妈李云(化名)回忆,当时医生把她叫到办公室,表情略显紧张,悄悄跟她说小宝可能感染了艾滋病,要到省疾控中心去确认。7天以后,经省疾控中心确证,结果为HIV-1抗体阳性(+),意味着张小宝被确诊感染了艾滋病。图为张小宝检测结果。

听到这个结果,李云傻了,儿子是怎么被感染上艾滋病的?随即,她自己接受了检查,先后在排除了母婴传播和性传播等途径后,李云怀疑问题出在救治环节。图为张小宝和妈妈李云。

她最先找了张家界人民医院,医院的医生跟她说,不应该找他们,该院每次手术所用器械均严格执行消毒标准,因此不可能在该院手术环节感染艾滋病。2015年7月17日,张家界血站向家属提供了一份“关于张某输血有关情况的调查报告”(以下简称报告),结论是“本站认为,现可排除该患者经本次输血感染HIV的可能性”。图为张小宝和妈妈李云。

报告显示,张家界中心血站成立了由业务站长任组长的调查组,采血科查询4名献血者资料,献血者身份信息登记正确,与献血者一致,不存在冒名顶替情况,献血者资料采写规范,签名完全,采血、交接等核对无误。图为张小宝和妈妈李云。

对于张家界中心血站的调查报告,李云并不认同。他们认为血站自证清白毫无意义,即使血站提供证据也没有证明效力,不排除移花接木,血液标本调换的可能。此外,湖南省儿童医院和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南院以及山东泰邦生物制品有限公司均表示,没有责任。沟通无果后,2015年9月,张小宝一家将张家界市人民医院和张家界市中心血站诉至法院,索赔115万。图为张小宝和妈妈李云。

2016年10月18日,张家界永定区法院一审判决,该案无法判断各被告的责任大小,五被告平均承担40余万元。判决结束后,五家单位均提出上诉,李云也以一审判决赔偿过低为由上诉。图为张小宝和妈妈李云。

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三年,相信事情已经有了结果,然而艾滋病带给孩子的伤痛将相伴终生。而事件带给我们的教训,至今依然有着重要意义,你觉得呢?图为张小宝和妈妈李云。

返回顶部